不畏传染病风险 只为倾听救助对象的心声

佛山市救助管理站医务股股长叶荣林

今后长江流域范围内新建立的以水生生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自建立之日起纳入全面禁捕范围。

他坚持定期巡查医院,协同医生亲自对没有身份信息的救助对象采集DNA血样做DNA比对;探访因传染病而被隔离的救助对象,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量不戴口罩。“担心戴口罩会让他们感受到歧视,从而不愿意交谈。”不论何时,叶荣林心里装的都是救助对象,而不是自己。

与长江干流、重要支流、大型通江湖泊连通的其他天然水域,由省级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确定禁捕范围和时间。

摘下口罩 与患病救助对象真诚沟通

还有,各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当对在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内从事娱乐性游钓和休闲渔业活动进行规范管理,避免对禁捕管理和资源保护产生不利影响。

几年前,佛山市救助管理站接到一名40多岁、高位截肢的救助对象,因长期在外流浪乞讨,生活环境恶劣,导致他截肢处严重感染、溃烂,恶臭难闻。叶荣林立即将其送定点医院治疗,但是患者极度不配合,强烈要求回家。

谈及此次获得“全省民政系统先进工作者”表彰,叶荣林有些不好意思,他表示,这份荣誉是对他的激励,今后会更加尽职尽责地为救助对象提供帮助。

这些年来,叶荣林遇到的救助对象数不胜数。曾经有一名救助对象无法动弹,叶荣林和同事用手抬着护送他回家;还有一年的除夕前两天,叶荣林独自到殡仪馆遗体冰冻区,把冰柜拖出来给救助对象遗体拍照,只为了刊登寻亲公告,尽快找到逝者家属,让逝者落叶归根……他总是说:“身体有疾病的救助对象,必定同时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后者可能是‘更痛’的。因此,我们应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

在和医院对接过程中,不时要面对结核病、艾滋病等接触风险极高的患者,叶荣林从不退缩,多年来,他用体贴入微的关爱,温暖了一颗颗痛苦、无助的心。

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最迟自2021年1月1日0时起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期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在此之前实施禁捕。有关地方政府或渔业主管部门宣布在此之前实行禁捕的,禁捕起始时间从其规定。

《农业部关于公布率先全面禁捕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名录的通告》(农业部通告〔2017〕6号)公布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自2020年1月1日0时起,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有关地方政府或渔业主管部门宣布在此之前实行禁捕的,禁捕起始时间从其规定。

今年5月,公安人员将一名咳嗽不止的受助人员送到救助站,叶荣林第一时间跟进,并将其送医救治。医院检查结果让大家吓一跳,原来,患者已是艾滋病晚期并出现严重的肺部感染并发症,随时有生命危险。

千里迢迢 送流浪乞讨人员平安返乡

在佛山市救助管理站,叶荣林一干就是36年。经历了站内各岗位工作,他目前主要从事受助人员的业务办理、街面救助、受助人员生活管理、医疗救助、站内疾病防治及卫生宣传等工作。

通告提出,禁捕期间,因育种、科研、监测等特殊需要采集水生生物的,或在通江湖泊、大型水库针对特定渔业资源进行专项(特许)捕捞的,由有关省级渔业主管部门根据资源状况制定管理办法,对捕捞品种、作业时间、作业类型、作业区域、准用网具和捕捞限额等作出规定,报农业农村部批准后组织实施。专项(特许)捕捞作业需要跨越省级管辖水域界限的,由交界水域有关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协商管理。在特定水域开展增殖渔业资源的利用和管理,由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另行规定并组织实施,避免对禁捕管理产生不利影响。

“都是工作,总得有人去做。”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口中从来没有华丽的辞藻,但却用行动践行着“爱民、为民”的公仆情怀。

叶荣林出生于1961年,从1983年起,便一直在佛山市救助管理站工作。近3年多以来,他接手了佛山市救助站医务室工作,负责救助站与医院的对接。在医院,经常会遇到各类需要救助的“疑难杂症”,除了要接触携带各种病毒的病人,还不时要与结核病、艾滋病患者打交道。这让常人避之不及,叶荣林却从不退缩。

为受助人员找寻家人,让他们回到亲人的怀抱,是救助站的使命。多年来,叶荣林用自己“星星之火”,点亮了无数人回家的路。

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是指《农业部关于调整长江流域禁渔期制度的通告》(农业部通告〔2015〕1号)公布的有关禁渔区域,即青海省曲麻莱县以下至长江河口(东经122°、北纬31°36′30″、北纬30°54′之间的区域)的长江干流江段;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乌江、汉江等重要通江河流在甘肃省、陕西省、云南省、贵州省、四川省、重庆市、湖北省境内的干流江段;大渡河在青海省和四川省境内的干流河段;以及各省确定的其他重要支流。

谁来送他回家呢?这成了个难题。这时,叶荣林挺身而出,护送该救助对象走上了千里回家路。从佛山到沈阳,火车行驶时间长达30个小时。路途中,该救助对象截肢处的臭味弥漫了整节车厢,叶荣林挨个向同车厢的人解释道歉,也得到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火车到站后,叶荣林又推着轮椅将他送抵目的地。

鄱阳湖、洞庭湖等大型通江湖泊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由有关省级渔业主管部门划定禁捕范围,最迟自2021年1月1日0时起,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期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在此之前实施禁捕。有关地方政府或渔业主管部门宣布在此之前实行禁捕的,禁捕起始时间从其规定。

此外,长江流域各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当在各级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加强与相关部门协同配合,建立“护鱼员”协管巡护制度,加强禁捕宣传教育引导,强化执法队伍和能力建设,严格渔政执法监管,确保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制度顺利实施。

“一些救助对象刚开始不太配合,经过努力,他们愿意和我们真诚交谈,这是很有成就感的。我的工作就是把他们安全护送回家。” 叶荣林说。

通告还提出,在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内违法从事天然渔业资源捕捞的,依照《渔业法》和《刑法》关于禁渔区、禁渔期的规定处理。

经叶荣林深入了解,该救助对象渐渐吐露心声,原来他早有轻生念头,又不敢回去面对家人。叶荣林的心被揪起来,下决心给他最后的温暖。之后一个月,叶荣林几乎每天都去看望他,陪他聊天、开导他,“我对他说,你还年轻,配合治疗,坚持服药,总会好转的。”叶荣林说。就这样,患者终于想开了,在叶荣林的陪同下,勇敢踏上了回家路。